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118com图库大全 >

1991年被俘13年的黄干宗终回国囚禁他的2个越南女兵是何结局?

  对于隐居在森林里十多年的这户人家来说,平日里的主要食物来源都取自于大自然。

  如今,附近的食物资源越来越少,作为家庭里唯一的男丁,黄干宗不得不走更远的路,去森林更深处觅食。

  这天,黄干宗一如往常地在树林里搜集食物。跟随野兔的踪迹,他来到了一小片灌木丛前,里头躺着的两只玻璃瓶引起了黄干宗的兴趣。

  他捡起瓶子端详起来,发现上面赫然写着“万力啤酒”的字样,生产地是广西南宁!尽管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中文了,但刻在骨子里的华夏基因不会让他忘记这亲切的文字。

  看着瓶身上熟悉的母语,已和人类社会失联十余年的黄干宗此刻心潮澎湃——他此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南宁还有这款啤酒。

  这意味着什么?站在越南土地上的黄干宗终于想明白了,对越自卫反击战已经结束,中国已开始继续改革开放的发展之路,而中越两国间也已正常通商。

  20世纪70年代,刚刚结束抗美战争的越南开始觊觎中国富庶的土地与资源,不断在交界的广西壮族自治区、云南省等地袭扰,给当地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了巨大威胁。

  在这场历时不到一个月的边境冲突中,中国人民解放军英勇作战,保家卫国。在党的英明领导下,战事开始仅仅十几天,解放军便占领了越南多个城镇和据点。

  在破坏了越方诸多军用工事、基础设施后,解放军全体于3月15日完全撤出越南,重新开始巩固边防力量。

  此次战事中,中国人民解放军充分发扬大无畏精神,书写了不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,共有140多个组织或个人受到嘉奖的荣誉称号。

  除了军队士兵的英勇战斗,广大老百姓也为战争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其中,云南当地的支前民兵就是其中一股不可或缺的力量,他们主要负责后勤保障与运输,成为前线士兵坚实的后盾。

  一听说村里正在召集支前民兵,为人民解放军提供后勤补给任务,黄干宗想都没想就报名加入了。

  生于和平年代的他,一直对保家卫国、报效国家怀有满腔热忱。告别了老婆孩子,黄干宗便随着支前民兵的大部队上路了。

  这天夜里,黄干宗所在的部队正在森林某处休整。突然,随着一声炮响,顿时火光震天,所有人都从睡梦中被惊醒。他们顿时明白,自己遭到了越军的夜间突袭。

  支前民兵本身就主要负责后勤保障工作,缺乏足够的武器弹药,拥有实战经验的人更是少之又少,黄所在的部队很快被打散。

  夜间的森林几乎没有任何自然光线,伴随着枪炮产生的火光,黄干宗慌不择路地逃命。

  由于周遭环境实在是太过复杂与黑暗,逃命中的黄干宗突然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绊倒,紧接着头部遭到了重击,倏忽昏死过去。

  等他醒来已是第二天了,只见自己全身上下都被整了个五花大绑,动弹不得。此时,两名越南士兵来到黄干宗面前,他定睛一看,发现眼前的两名越军竟是女儿身!

  在经历了抗法战争、抗美战争后,越南人口总数一直不多,光靠男性无法维持国与国之间的战争。因此,许多越南女人也被强征入伍,与男人一样被派上战场杀敌或被杀。

  此时,站在黄干宗面前的两名越南女兵正小声地说着什么,黄干宗端详了一番,发觉两名女兵年纪并不大,且从容貌和神态上来看,也不像久经战阵的老兵。

  紧接着,这两名女兵开始自我介绍,她们一个叫黎氏萍,另一个叫阮氏英(她们会一点中文),因为所在的村子已无男丁可用,为了完成军队对于各村的征兵指标,不少女人都被强征上战场。

  而她们两人对于国家的战争并没有多大兴趣,更不想年纪轻轻便惨死在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,于是便当了逃兵隐匿在这附近。

  黄干宗听罢,立刻讲述了自己逃亡至此的经过,并表示自己并无意伤害二人,希望她们能放他走,回到祖国。但黎、阮二人却并不想就这么放他走。

  原来,在越南当逃兵的下场是很惨的,她们两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村子生活了。

  在逃离部队的这段日子里,二人已经在树林里搭起了简易的茅草屋,决定在远离人烟的森林深处度过下半辈子。

  直到黄干宗冒死闯入了她们的生活,仿佛像是上天赐给二人的礼物——两名越南女兵希望黄干宗可以留下,从此不问世事,回归山林,与她们一起生活。黄干宗听罢怎能答应,自己至亲的家人还在云南老家等着自己凯旋而归呢!

  日子一天天过去,黄干宗没有一日不想着逃回故乡。怎奈他一个非专业的民兵,在两名受过军事训练的女兵面前,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手。

  在两名女兵的威逼利诱之下,加之越南雨林复杂的自然环境,种类繁多且带有致命性的动植物,黄干宗渐渐地泄了劲,静待日后最佳的逃跑机会。

  时间来到文章开头的1991年,此时,手握“万力啤酒”的黄干宗内心暗流涌动。

  一方面,想到自己就算冲出去也不会有越军抓住他,可以顺利回国,便十分激动;但另一方面,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,自己已与黎、阮二姐妹共同生活了十余年,也育有两个女儿,对她们的感情不可谓不深厚。

  最终,对祖国的热爱和对家人的思念,还是驱使着黄干宗,迈出了回家的第一步。借着一次外出打猎的机会,黄干宗判断清了祖国的大致方向,便开始日夜兼程地赶路。

  饿了就吃些野果野味,渴了就喝山泉水,累了就找块阴凉地小憩——可以说,这十二三年都是这么过来的。

  整整历经三天三夜的徒步行程,黄干宗终于翻过中越边境,回到了阔别十余年的、他热爱着的祖国。

  据最早发现他的村民说道,当时的黄干宗全身毛发旺盛,几无可蔽体之衣物,从树林里窜出来,活脱脱一个当代野人。

  在村民的帮助下,黄干宗终于回到了云南老家。站在村口的黄干宗,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村子,心情很是复杂。直到他推开家门,呼唤来了家人,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。

  原来,自79年一役黄干宗失踪后,家人们一直在到处打探他的消息,几年后才渐渐接受了他可能早已战死沙场的事实。

  当时的支前民兵绝大多数都是同乡,在遭遇战中幸存下来的战友们,听说黄干宗时隔十三年活着回到了家中,纷纷前来登门拜访。

  在祝贺一家人最终团聚的同时,更多的也是想听听这十几年来,黄干宗到底是怎么过来的。

  后来的故事,如同略带遗憾的小说结尾。结发妻子去世后,黄干宗在中越边境点上开了一家小店,做点边境上的小生意。

  有人说,他在边境上开店,是为了更多地打探两位女兵的消息。其实早在90年代,《南宁晚报》的记者曾就这一神奇经历,面对面采访过黄干宗本人。

  黄干宗表示,其实回国后非常想把黎、阮二姐妹接来云南,一起过完余生。毕竟,三人在雨林中相依为命、共同生活了十多年,风餐露宿的他们,一起度过了无数的风风雨雨。

  一边是被击溃的民兵,一边是厌战的女兵,这两个奇妙的身份最终走在了一起。即便一开始可能是敌对关系,但在复杂危险的雨林中,他们只拥有彼此,在这期间几乎没有和其他人接触过。

  他们都是越南政府发动的野蛮侵略战争下的受害者,他们本该在各自的村庄里,和亲朋好友过着与世无争的乡间生活。

  但也正因为这场战争,才使不同国别、不同身份的三人相遇,才使他们的故事被传颂至今。据了解,直到黄干宗最终去世,也未能得到关于黎、阮两姐妹的一丁点消息。

  也许,在黄离开后,两名女兵继续在树林中,自食其力地生活着;也许,她们也得知了战争结束的消息,重新回归了人类社会,将与黄干宗的后代悉心抚养长大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们的离去,知道这件陈年往事的人会越来越少。最终,所有的一切都会在历史的滚滚红尘中化作一粒细砂,飘散在风中,不知所踪。

  枪响之后,没有赢家。战争永远是残酷的,给普通士兵和平民老百姓带来的,只能是无尽的灾难与痛苦。

  今天与各位分享这段发生在战争中,足以慰藉人心的往事,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在残酷中体会人情冷暖,在寒冷中汲取火焰光芒。